奶豆短视频

苹果app小草的官网

♂? ,,

“维克多先生,真的不用我们的人把送回去吗?要知道,从这里走回去市区,还有很长的一段路。”

庄园的门前,埃德加看着维克多问道。

“不用了,多和们呆哪怕一分钟,我都会窒息!”维克多咬着牙道。

他从走出那个房间开始,就一直保持着十二分的不满,甚至不打算给这个庄园的所有人好脸色看。

因为他不得不接受这个庄园主的条件。

埃德加似乎是见惯了这种场面了,此时脸上无甚不满,微笑道:“维克多先生请放心,在不在的这段时间,我们会好好照顾叶尔戈先生的。”

维克多没有说话,他只是默默地转过身去,默默地走向那通往市区的公路上……似乎只有这条路才能走了。

……

“先生,维克多警长回去了。”

埃德加回到庄园里面的时候,尤里正独自一人挨坐在了书房的沙发上,闭着眼睛。他此时轻轻地嗯了一声,忽然问道:“对了,我的那两位客人呢?”

“两位客人?”埃德加愣了愣,好奇道:“先生,所说的客人,到底指的是那两位?”

纯真温雅的轻纱风采

尤里缓缓地睁开了眼睛,看了一眼埃德加的神情。这位老人脸上浮现出来的只有疑惑。

又一次忘记了?就像是他第一次在这个庄园醒来的那个时候一样。

那两个人,那对男女仿佛是不存在的一样——可整个庄园之内,却唯有尤里他自己知道,这一次,都像是**纵在这对男女的手上一般。

“没什么……我可能记错了一些事情。”尤里摇了摇头,这才深呼吸一口气道:“去请安娜小姐过来吧。”

“好的,先生。”

……

安娜被带到了房间的门前。

埃德加此时只是做了一个请的动作——他没有为安娜开门,就这样站着。

安娜皱了皱眉头,似乎是让她自己进去的意思。她犹豫了一下,才平静地推门而入,尤里就坐在了那沙发上,似乎有些时间似的。

是睡着了吗?

安娜关上了门——自从上次尤里邀请她陪伴作画之后,这段时间,他们都没有任何的交集。尽管她知道,尤里就住在这个地方。

安娜眯起了眼睛,下意识地让自己的脚步放轻得几乎像是家猫走路一样,缓缓地靠近过来。

尤里忽然之间,抬起了头,睁开了眼,仿佛是猛然间从梦中醒来的模样,“来了吗?抱歉,我有点,小睡了一会。”

“没什么。”安娜止住了自己前进的脚步,目光一转,微笑道:“我看见那些宾客的车使出了庄园……看来,的拍卖会是已经成功了。恭喜,不仅卖出了这幅画,甚至还捣乱了叶菲姆之前的拍卖会,让他什么也没有捞到手。接下来,只要把这幅画已经交易的消息散播出去,那么叶菲姆手头上的那幅真画就更加见不得光,更加难卖,我想他一定已经生气得直接摔杯子。”

“安娜。”尤里忽然喊着这个名字。

“有事吗?”安娜沿着房间地板的波导线走了起来——来到沙发前,坐在了尤里的对面。

“知道,这次拍卖会交易价是多少吗?”尤里淡然地道。

“我想,会说给我听?”安娜看着尤里,目光动人。

尤里欣赏般地打量着,轻声道:“两亿六千万,欧元。”

安娜几乎有一瞬间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像是停顿了一般,尽管她已经在这之前,尽量假设拍卖会的成功,并且尽可能地高估宾客的购买热情,可是她始终没有想过是这样的一个天价!

更加重要的是,她想起了尤里曾经对她说过的话——这幅画拍卖所得,将会部属于她!

“尤里,果然是天才!”可聪明如她,此时并不打算继续在这二亿六千万的话题上继续下去。

她需要试探,尤里到底是什么样的态度:她一直没能够认识清楚,尤里到底是什么样的态度!

“真的做到了!完模仿伊万的画!简直是活着的伊万?尼古拉耶维奇!”安娜神情激动地道。

尤里却吁了口气,忽然问道:“安娜,还记得,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吗?”

“当然,我怎么可能忘记?”安娜用着回忆般的声音……那般的动人的声音:“那时候我刚刚从美术馆逛完了出来,或许是天意,我并没有走往常会走的路,而是选择了另外一条路——那路上,让我碰见了。”

她看着尤里,目光迷离,“那时候的,正一边吃着面包。还坐在了地上,而凳子上放着的是画板。忽然来了一阵风,把的一张画纸吹了出来……来到了我的面前。或许是上帝想要把的画带到我的身边,也把带到我的身边。”

“但在站台的时候,也无情地把我赶离的身边,永永远远。”尤里眯着眼道。

安娜摇摇头,脸上仿佛闪过一丝痛苦之色。她没有打算辩驳什么似的,只是目光复杂地看着尤里。

她双眼的复杂,像是一个漩涡,仿佛有千言万语,无法细说。

她最终只是轻声地说了一句:“对不起。”

……

“这里是一千万。”

可就在下一个瞬间,尤里从衣袋之中取出了一张支票,推在了桌子之上,推到了安娜的面前,淡然道:“在车站对我下手,这次我骗,就算是扯平吧。两亿六千万,我是不可能给的。”

看着安娜脸上的表情变化,尤里摇了摇头,站起身来,朝着门口走去,边走边道:“想去什么地方就和我的管家说一声,司机送离开的。哦,对了……”

开门的瞬间,尤里回过头来,“其实不应该去攻读油画鉴定的。我觉得去攻读表演系会更加适合。”

安娜坐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她只是缓缓地,缓缓地收缩着自己愤怒的目光,然后深呼吸一口气道:“是吗?我会考虑一下的。”

“那么,再见。”

尤里关了门。

……

……

房间之中传来了痛苦的叫声,打砸的声音,似乎还有着什么东西挂着墙壁地板的声音。

而房间外,维卡这是双手捧着一杯伏特加,身体不停地打着颤抖,杯中的酒水不停地摇动——尽管对他来说,这样的经历已经不是第一次,可是每一次,都会打从心底里面让个他感觉到恐惧。

“薇,薇拉……要不,要不再吃点药?”维卡飞快走到了房间的门前,隔着门大声地说道。

“滚开!!”

几乎像咆哮一样的声音在维卡的耳朵中炸裂,他几乎本能般地连忙后退着。可是他始终感觉到太过危险和恐惧,于是一手把坐垫抱入了怀中,一手抄起了桌子上的水果刀,紧张万分地指着这个房间。

吞了吞口水。

“薇……薇拉!看在这么多年的份上,要是受不了要冲出去,记得冲出来之前一定要先告诉我一声!”

吼——!!!

非人般的咆哮声猛然间响起,维卡顿时吓得瘫坐了在地上……但这声音过后,房间之中似乎没有了动作。

维卡吞了吞口水,他觉得自己还是多等片刻比较好。

房间内。

薇拉已经瘫倒了在地上。

并没有开灯,甚至连窗帘都是拉紧的,让这里完的漆黑——但此时,房间内放置的台灯却忽然之间亮了起来。

橙黄色的光芒照射而出,把地上躺着的一道身影完地显示了出来。

她是薇拉。

她倒在了地上,身体蜷缩着,并且没有任何一件的衣服,她像是已经昏迷了过去。

圆滚滚的汗珠,此时正挂在她身上那浓密的毛发之上,像是意外落水后的猫儿湿透了一般。

而这些银色的,湿漉漉的毛,此时正渐渐地开始从薇拉的手臂上,大腿上,腹部,甚至脸上消失着……或者说是缩着回去。

而至于为这个房间亮起了台灯的俱乐部老板,这会儿则是和自己的女仆小姐,一同仔细地观察着从薇拉背后冒出来的那条正也缓缓收缩着的,毛茸茸的尾巴。

优夜说,这是狼尾巴。

洛老板觉得很神奇啊。(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