奶豆短视频

香草视频app安卓破解版手机版

秦静温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,只知道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,乔舜辰就睡在她的身边,和她同盖一床被子。

昨晚的记忆慢慢回来,慢慢的让秦静温不知所措。任谁问她她都说自己和乔舜辰没有任何关系,却没有一次能拒绝乔舜辰和她的肌肤之亲。

她要怎么跟自己解释这么放纵的行为呢,难道只是生理需要只是她的正常反应么?对,就是生理需要,因为她是个还没有老的女人,有这方面的需求。

这样想想好像舒服多了,好像找到了当时没有推开乔舜辰的理由。

可是问题又来了,生理需要为何只找乔舜辰配合呢,这普天之下在没有男人愿意配合么。

不是生理需要,那就只能是酒精的问题了。酒不是个好东西,喝多了会让人失去理智的恣意妄为。

早饭开始,半月却意外的发现一件事。

“爸爸,的嘴怎么坏了?”

半月一脸疑惑的盯着乔舜辰的嘴看,她记得睡觉前看到爸爸的时候还没这样的。

“坏了么。”

乔舜辰不知道怎么回答孩子,一时想不出对策。

“坏了,让哥哥看看真的坏了。是不是昨晚我和哥哥睡觉偷吃东西咬坏的?”

mm小包的清新纯白私房图片

半月开着玩笑,但她真想知道爸爸的嘴是怎么坏的。

“啊,爸爸是偷吃东西了。”

乔舜辰有些尴尬,但更尴尬的是秦静温。

虽然喝了酒,虽然意识没有十分清醒,但她还记得那是她咬破的。

现在后悔了,孩子看到都觉得惊讶,要是去公司被乔舜辰的员工看到可就有八卦可聊了。

“半月快吃饭,一会上学来不及了。”

秦静温催促着,以此来打断这个话题。

这个话题儿童不宜,而且不能让他们知道爸妈分手了还玩亲亲,可能会给他们带来误会或者期待。

秦静温这一早上已经想好了,就算是究酒精她迷失自己,就算她也有生理需要,不管是哪个原因都不是原谅乔舜辰接受乔舜辰的开始。

这个话题本以为就过去了,可谁知道一起上了车以后,再一次引起注意。

孙旭开车,乔舜辰坐在副驾驶,而秦静温带着两个孩子坐在后面。

孙旭开车之前递给乔舜辰一份文件,就是递文件的时候不经意看了乔舜辰一眼,这一看让他惊讶。

“乔总的嘴……”

话已经说到了一半,孙旭才意识到他所忽略的东西,随即收回剩下没说的。但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秦静温。

这一看秦静温没怎么样,半月活跃起来了。

“孙叔叔,是不是也看到爸爸的嘴坏了?”

半月一直就好奇着,只是妈妈压制她,而且没有人配合她,她才不得不暂停自己的好奇。

“啊……叔叔看到了。”

孙旭有些尴尬,也有些胆怯。怕乔舜辰怒视他,怕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。

乔舜辰嘴上的伤,明显就是被人叫破的。而且这个人唯一的可能就是秦总监。成年人都知道这种状况就是激情之下难以控制的产物,或者吵架吵到无可奈何用强吻来制止失控的场面。后者的结果一定是被不服气的对方给咬伤。

想到这孙旭竟然忍不住的笑了,还是美滋滋的那种窃笑。这应该是一个好兆头,至少两个人没有断了亲密接触,也就断不掉感情。

启动车子,开始向学校驶去。但车子启动扔打消不了半月的好奇。

“叔叔,爸爸说偷吃东西自己咬破的,有这个可能么?”

“……”

秦静温想要开口阻止半月,但是又怕欲盖拟彰被孙旭给看出来,干脆她和乔舜辰一样保持沉默。

“啊……有这个可能。”

半月的问题把孙旭给问的不知道怎么回答,他不是一个撒谎骗小孩的人,可此刻他若说出真相,会不会被乔舜辰骂。

想到这的孙旭侧头看了看乔舜辰。

他虽然在看资料,但是脸上那美滋滋的笑容可不是看资料看出来的。由此断定,孙旭就是说点什么也不会被骂。因为乔总缺少一个神助攻。

“可是吃东西能咬坏的是嘴里面,外面是怎么咬到的。爸爸是有什么神奇功能还是被别人咬的啊?”

半月终于忍不住问到了问题的关键。

而此时乔舜辰和秦静温的反应就有点大相径庭了,乔舜辰是越发笑的放肆了,而秦静温呢也忍不住必须开口。

“半月,叔叔开车呢,不能打扰叔叔。”

“妈妈,我没打扰叔叔。叔叔起床太早,我怕叔叔开车困。跟叔叔聊天他就不困了,是不是叔叔。”

半月这张伶牙俐齿,可不是一般人就能制止的。

“对,半月说的对。跟叔叔聊天,叔叔就不困了,一定能把安全送到学校。”

孙旭肆意的笑了,很积极的配合着半月。

“半月,我们刚刚说到哪了?”

孙旭反问着半月,因为太露骨的话他不能说。

“说到爸爸的嘴是自己咬的还是别人咬的。”

半月立刻就回答了孙旭的问题。

“那觉得呢?分析一下叔叔听听。”

孙旭一边回应着半月,一边偷看乔舜辰。一旦乔舜辰的表情严肃下来,他要立刻停止这个话题,因为再说下去他会危险。

“我觉得是别人咬的,女的。”

本就没人能控制住的这张小嘴,有了孙旭的配合和支持就更加肆无忌惮了。

“为什么这么想啊,爸要是被女的给咬了,……会有人生气的。”

孙旭想对半月说“妈会生气的”但是太直接会让秦静尴尬,会让她强势的停止这个有趣的话题。

“我在电视上看到的,男生和女生接吻的时候,如果女生生气就会咬男生的。”

回答了孙旭的一半问题,另一半问题半月出其不意的反问着妈妈。

“妈妈,生爸爸气了是么?爸爸要是惹生气就该咬他,要不然下次他还……”

“半月,看的都是什么电视剧啊,以后不能再看了。”

秦静温再也听不下去赶紧打断了半月的话,她是没想到孩子能看出乔舜辰嘴坏的原因,要不然早该打断她。

“不让我看电视怎么可以呢,我还要通过电视来了解社会呢。这可是说的。”

半月反驳着,但是就在这时爸爸回头给了她一个眼色。告诉她若在说下去妈妈生气了,他也无能为力。

接收到了爸爸的提醒,半月无奈的摇摇头。

“哎呀,我可怜的爸爸啊。还没结婚没有老婆呢,怎么就变成胆小鬼了怕老婆了。”

半月意犹未尽但又不敢忤逆母亲,只好收敛,只好拐了几道弯。

一句话弄得乔舜辰和孙旭都忍不住笑了起来,尤其是乔舜辰,从来就没有看到过他笑的幅度如此之大。那冷冽黝黑的大眼睛被笑容遮去了一半,那总是紧闭有型的嘴唇更是裂开了一个大弧度。

秦静温估测了一下,如果没有耳朵挡在嘴后面,恐怕他的嘴能笑一圈。但是她听的出来被半月调侃的人可是她,被笑的人也是她。

不过能让乔舜辰这样肆无忌惮的笑,就算笑点是她也值得了。

把半月和乔子轩送到了学校之后,秦静温就要自己开车去上班她还没等离开,孙旭就接到了一个紧急电话,需要去处理一件突发事件。

“温温,我车让孙旭开走,送我去公司吧。”

乔舜辰就站在秦静温的车旁说着这些,而孙旭已经开车迅速离开。这样的状况秦静温能拒绝么。

也好对于昨天晚上的事情她还有话要说。

“上车吧。”

就这样乔舜辰和秦静温有了单独相处的机会。

车子驶出学校区域,秦静温就急着把昨晚的事情说清楚。

“我昨天可能喝多了,情绪有些失控。嘴……抱歉,以后不会这样了。”

秦静温羞涩的说着。

这件事她真的不想提起来,但是又不得不说清楚。若不说清楚乔舜辰可能会误会。而且不管是不是喝多了情绪失控,乔舜辰的嘴是她咬坏的这是事实。

“温温,跟我道歉我有多失望知道么。的道歉什么都不用说我就知道什么意思。”

乔舜辰的心在短时间内就这样忽起忽落的被秦静温折磨着。昨天晚上的事情他并不敢奢望是他们一切误会的结束,更不敢想就是他们新的开始。

但是他也是心存希望的,至少证明秦静温还是爱他的,要不然不可能跟他上床,不可能咬了他比他自己都疼。

可是她这一句解释,一句道歉算是把昨晚的一切归零了。

如果乔舜辰猜的没错的话,秦静温的下一句话就是生理需要。

“知道就好,也不用失望。我都是成年人,有这方面的生理需要很正常。”

乔舜辰猜的一点都没错,秦静温果然是这么说的。

“生理需要为什么只找我,承认还喜欢我有那么难么?温温,在这方面可是有洁癖的”

乔舜辰的这句话只是逼迫秦静温承认还喜欢他,可是秦静温偏要理解成另一个意思。

“跟我上床委屈了是不是?的意思就是让我找别的男人对不对?”

“那好,那给我个意见,看罗正昊合适还是迟川更好一些。”

“不要胡说,我从来没说过自己委屈,我求之不得。还有,要是跟罗正昊和迟川上床我就让他们变成太监。”

乔舜辰可承受不住这样的胡说八道,秦静温就是他一个人的,就是生理需要也只能找他。

“温温不要曲解我的意思,我就是想让承认喜欢我。在这方面是有洁癖的,的心在哪人就在哪,人在我这心自然就在我这。”

秦静温不承认,乔舜辰就替她说出来。